• 香港新聞網-國劇最具影響力的新聞資訊網站

广州残运网--2010广州亚残运会官网-立足报道世界杯赛事

热门关键词:  as  企业  xxx  请输入关键词  湖州师范学院
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副刊 >

这一年,副刊土壤长出的著作 热爱文字,初心不改

时间:2017-12-30 16:03 副刊 作者: 广州2010亚运会(www.gzapg2010.cn)

本文标签


寒风平地而起,呼啸着穿过城市的每一条缝隙,冬日裹挟着凛冽的寒意一路疾行,转眼又到了岁末。
 
回望这一年,老作者们都在,又添了新的作者,热爱文字,初心不改,坚守这亩文学家园。
 
就像土地孕育生命,云彩孕育雨露,天空孕育阳光,麦田里长出麦穗、稻田里长出稻谷……值得欣慰的是,杭州日报副刊这一片肥沃的土壤孕育出了很多作家,从文学爱好者到作者,从作者再到作家,杭州日报陪伴着他们一路前行,在这个快餐阅读的时代里,潜心耕耘,默默播种。
 
那些文字就像一棵一棵绿色的秧苗,栽种在纸质的版面上,寒来暑往、秋收冬藏,一年过去,丰收季节,颗粒归仓。那些如星星般闪耀的文字,如清风拂过大地,如朝阳跃上山冈,写下一篇篇生命的美丽赞歌……那些晶莹饱满的文字如今隆重地被装订成册整齐列队,如秋收后田野上丰盈瑰丽的金黄草垛,又如春天的花园里,文字的蓓蕾竞相开放,姹紫嫣红,芬芳四溢。
 
种豆得豆、种瓜得瓜,2017年,副刊作者硕果累累,让我们记住这些作者,记住这些书。
 
丑丑
 
建立起考古工作者与公众之间情感的连接
 
郑嘉励
 
我是《杭州日报》“西湖副刊”长期的读者,20多年前,就给副刊写文章。
 
我是职业的考古工作者,大概是1997年,我在副刊撰写“古物”专栏,一组“科普不像科普,文艺不像文艺”的文字。戎国彭老师说,我们的副刊部终于又发掘了一个有才华的年轻人,请我到报社吃饭。在于他,也许已经淡忘此事,而我依然记得——年轻人总是敏感,来自前辈的丁点鼓励,都能铭刻终身。
 
2009年,副刊部的邹颖滢、韩斌老师毫无预兆地让我开一组“考古人茶座”专栏。
 
既然朋友信任,我就开始对文物、考古写点“客观”的文字,后来越来越放松,有时会借着古物,写出内心的感受。我想怎么来就怎么来,在于我,真是从未有过的自由体验,而这是副刊赐予我的。
 
长期的蛰伏,阅历的增长,工作经验的积累,会在潜移默化中,改变一个人对文字、对生活的看法。在具体实践中,我的写作渐渐有了明确的目标,就是将田野、读书、考古、历史、个人情感、生活体验,整合起来,煮一锅文字,努力建立起考古工作者与公众之间情感、趣味、思想的连接。
 
我开专栏的五六年,我的生活因此撒开了更大的网,发现生活有无数的可能性,我的心中原本有一团熊熊的烈火,但我拒绝它燃烧,而今发现,这团火焰永不熄灭,我要让它燃烧,随它燎原。
 
2016年,我出版杂文集《考古的另一面》;今年又将出版《考古四记:田野中的历史人生》。这一切都源于我在“西湖副刊”的经历与积累,还有朋友们的宽容与鼓励。
 
把美丽的钱塘泗乡通过我的笔展现
 
袁长渭
 
离开家乡27年后,突然又回到了转塘。短短的两年多时间,跑遍了转塘的角角落落,爬边了泗乡的山山水水。家乡在变化,原来我熟悉的村庄一个一个都在消失,我总想用自己的笔和相机留下点什么。
 
杭州市作协的孙昌建老师把我的《母亲的杭州篮》放在了他的公众号《一个人的影展》里,被《杭州日报》的副刊编辑看到了,在2015年的11月22日以《卖篮》为题发表,这使我激动了很长时间。
 
我开了一个“钱塘往事”的公众号,把自己的游记、随笔、回忆和感想往公众号上发,一年发了140多篇。《18路公交车》和《浮山良户头》被杭报副刊《城纪》栏目编辑李郁葱老师看中,在杭州日报副刊上发表,那是整整一个版面,六千多文字,配的图片都是我自己拍摄的。
 
后来,杭报副刊《城纪》栏目还发表了我的《三江渔村东江嘴》《湖埠里——铜鉴湖畔好地方》,宣传美丽西湖,宣传我的家乡——钱塘泗乡。
 
杭报李郁葱老师和昌建老师建议我把文章整理出版,由浙江美术出版社出版了我的第一本专集《钱塘往事》,把美丽的钱塘泗乡通过我的笔展现在读者面前,感谢杭州日报。
 
沉迷历史,热爱古珠
 
许丽虹
 
我从事金融工作三十余年,沉迷历史,热爱古珠。与《杭州日报》“西湖副刊”相伴,整整25年。
 
与西湖副刊的第一次,是1992年。某天读到副刊栏目《七色花》,觉得有意思。毫无写作经验的我提笔写了一篇,寄给当时的编辑徐晓杭。
 
寄出后就每天看“七色花”,期待上面出现自己的文字,忐忑了一星期,始终没见到只言片语。失望之下,马上另写一篇,另取了一个笔名,再贴上邮票寄给杭报。
 
接下来,两篇稿子都刊登出来了。第一次写作就得到如此肯定,从此一发不可收了。
 
我的笔,跟随副刊而成长。从《七色花》写到《下午版》“迟桂花”,写美景美物,写书评影评,写人情冷暖,写所思所想……莫小米手里,我写得最畅快的是一组写诗的稿子,我写读诗的心境,那种心神摇曳、兴发陶醉,至今回想起来仍有余味。
 
与我合作时间最长的编辑是李玲芝老师。写《城纪》,李玲芝老师的要求不是一般的高。除了文字要好,还要有干货,满满的干货。光有干货还不行,还要与当下生活有联系。
 
写《城纪》的过程中,查阅了大量资料,读了很多很多书。“历史”的门一扇扇被推开,“人物”一个个走进来……从某种程度上说,正是有了写《城纪》的功底,才敢接《珠光宝气》专栏。
 
写《珠光宝气》专栏两年多时间,常常出现的念头是:不能给西湖副刊丢脸。
 
《珠光宝气》专栏共写59篇,《古珠之美》2017年3月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。
 
与西湖副刊相伴的25年里,不断有读者把我当作副刊人。非也。但内心,十分受用。副刊的编辑们与写作者们,是我生命里如此精彩的一个群体。遇到他们,与他们相伴,实在是感激不尽。西湖副刊,是我文字的故乡。副刊人,都是我的故乡人。
 
遥寄旧时光的思念
 
张屹
 
我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,从未离开过半步,在这里出生、成长,在这里工作、结婚,像树根一样深深地扎在这座温婉的江南古城里。
 
这本书缘起我妈的一个梦,她经常做的、内容相同的一个梦:她推开院子的大门,走进去,向右拐弯,路过两棵茂盛的无花果树,继续向前,上左边三个台阶,向右就是自己的家门。她说,她停留在房门口,想进去又没有进去,向里张望,看见一个人坐在桌前,但不知道是谁,她拼命睁大眼想看清楚那是谁,就这么看着,看着,看着,就醒了。我说,既然你这么记挂,干脆,我给你画一本吧!
 
所以我的初衷是画一本连环画的,留着以后可以翻翻,不至于到老了什么都不记得了。觉得好玩,就在朋友圈里发,又想:光是一幅画,人家也看不懂,要有解释呀!得,就多写几个字说明一下。而这么一发就不可收拾了,每天被朋友们追着要求更新,不久被我同学推荐给了《杭州日报》副刊,副刊给我开辟了专栏。
 
《慢走哦小时光》共84篇小故事,大约从我四五岁开始写起到初一这个阶段。大部分是写在明信片上,这些明信片是由我的一些旅游照片印制的,原先打算写一个故事就寄一张给老妈,让她枯燥的晚年生活时不时地有点儿惊喜,不曾想一张都没寄出去,却无意中成了遥寄旧时光的思念,一幅幅画一个个字就是那辆马车,载着小美好,慢慢悠悠回到小时光。
 
出租车上的除夕夜
 
徐骏
 
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,我曾有过一段开夜班出租车的经历,当时杭报副刊就老百姓的过年方式进行征稿,而我的除夕夜是在出租车上度过的,因此写了一篇题为《出租上的除夕夜》试着投稿,内容是大年三十那晚,在出租车上所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乘客及交流。结果杭报选中了我的文章,当我拿到有我名字的报纸时,心情非常激动,并到处“炫耀”。之后,便陆陆续续发表了一些主题各异的小文。
 
我是学新闻传播专业出身的,而且一直是杭报的忠实读者,因为杭报不仅是一份党报,而且具有很深的人文情怀、历史情怀和社会责任感。我喜欢杭报,并以能“登名其上”而感到自豪。
 
我这本书以当时国民党中央军嫡系之八十八师“一二八淞沪抗战”的参战始末为线索,描述这支最精锐之“德械部队”中途参战,且在“庙行大捷”中,一雪“甲午战争”以来中国军队屡败之耻,对整场战役起了关键作用,改变了国际上对中国军队和政府的看法。
 
三十年一觉袁浦梦
 
孔建华
 
一九八七年,杭州白茅湖边,袁浦中学孙先生,借我汪曾祺作品选,我读完还上。先生又送我一期《莽原》,我只看了两三页,教人借走,再未回来。借我的书,我记得,借出的杂志,我记得,三十年矣。
 
我现居北京,梦常回袁浦。《袁浦记》是手机文学,从文字到摄影,都是在同一部手机上完成的。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三日,杭报副刊从中摘发三节文字,题名《有个地方叫袁浦》。由此一发,拾得《袁浦记》。 《有个地方叫袁浦》是我第一篇公开发表的散文,后来,又在副刊发表了《故乡纪事》(一组)《粜米路上》《四月蜂》等文章。 黄颖编辑后来说可以写写北京,于是《爷的院子》在杭报副刊发表,我写北京开了个头。
 
《北京文学》主编杨晓升先生看了说,“可继续写散文”。我把《袁浦记》样书送他时,请他将这六字再写一下,先生高高兴兴地写到《身不由己》的扉页上,把它和《日出日落》一起送给我。
 
我的袁浦,得以成记。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gzapg2010.cn/htm/tiaowei/2017/1230/102036.html_转载请保留_副刊

分享到:
更多精彩热图
網站介紹  網站申明  商務合作  聯繫我們 百度更新  網站地圖
| 技術支持:港澳台新聞網
Copyright 2013-2014 香港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本站申明:本站部分資料來源於網絡,如有侵權請聯繫@,我們會在第一時間為您處理
香港新聞網,专注國際都市新闻报道!
港ICP备199999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