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政务公开 > 青少年体育 >

宫鲁鸣:CBA要有升降级制度,不要沉迷于眼前利

发布日期:2018-04-02 15:23来源: 未知阅读次数:字体:[  ]背景颜色:
提起宫鲁鸣,也许很多人第一时间想起的,还是他在2015年亚锦赛上带领中国男篮重回亚洲之巅的时刻。
  离开国家队主帅岗位后,宫鲁鸣这次来到广州的校园中,谈到了对人才培养的看法,也谈到了深入NBL工作后,对这个联赛和CBA相互贯穿的认识。
  当然,宫鲁鸣更谈到了未来的目标,他希望能够牵头,做一个为中国篮球输送各方面人才的篮球学院。
 
 
  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
  记者:对爱篮球的孩子们有什么建议?
  宫鲁鸣:篮球是非常好的运动,可以锻炼孩子们的团结协作精神,也可以对孩子们进行挫折教育。
  比赛失败了怎么办?怎样去解决问题?这对孩子们的精神、意志的培养,乃至走上社会之后应对困难和抗压等方面,都有潜移默化的作用。
  记者:现在教育部门压缩部分阶段体育特长生招生,取消高考体育特长加分,您怎么看?
  宫鲁鸣:这个问题很难一刀切地说对或者错,我谈谈自己的看法。我们的教育,很早以来就提倡因材施教,不同的孩子有不同特长、不同兴趣爱好,不可能各个孩子都是成绩优秀的学霸。
  可能有的孩子文化课好一点,有的孩子在体育方面出色一些,有些孩子在艺术上强一些。未来社会是需要各方面人才的,我们老祖宗说得好,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这也就是说社会分工、个人特长的问题。
  人才的构成是多元化的,不是说只需要考高分的人才,未来的社会需要各方各面、各行各业的人才。
  升降级让联赛更有活力
  记者:您现在在NBL劲旅安徽文一做管理工作,深入NBL基层之后,对这个联赛有什么新的认识?
  宫鲁鸣:我们以前的老说法都说NBL是“甲B”,的确,NBL的水平肯定不如CBA,但如果我们换个角度来分析,NBL也有广阔天地。
  CBA的球队,大部分集中在沿海发达城市或一线城市,而NBL的俱乐部大部分集中在中部、西部地区。
  其实说起来,CBA俱乐部的人口覆盖率大概是40%,而NBL的覆盖率可以达到60%。有NBL球队的,很多是人口大省,比如河南、安徽、广西、湖南、湖北等。
  如果NBL的联赛能够良性发展,未来的前景还是很好的。我们也在设想,如果以后NBL达到一定的市场规模,比如能达到18支球队会怎么样?
  记者:对于NBL这个联赛和CBA的互动,有哪些具体的设想?
  宫鲁鸣:打个比方,CBA的比赛覆盖冬季、春季。那么,NBL能不能覆盖夏季、秋季?是否能够让篮球职业联赛覆盖全年?这对篮球运动的关注度和发展都是非常好的事情。
  CBA和NBL之间能不能有一种良性的流动?比如,找出一个标准,在CBA场均出场几分钟以下的球员,是否可以“下放”到NBL球队,打上比赛接受锻炼?他在NBL打出了成绩,是不是又可以回归CBA,证明自己?
  记者:那您支持CBA回归升降级制度吗?
  宫鲁鸣:有一句老话,流水不腐。
  现在CBA的军备竞赛已经愈演愈烈,有不少球队的收入、运营成本已经难以支撑在CBA打出好的表现,但由于没有升降级的压力,球队还在一年一年撑着。
  如果升降级回来,比如每年最后两名降级,NBL的前两名升上CBA,我觉得这一定会增强联赛的活力。
  记者:现在CBA和NBL都有的准入制度,会不会是升降级面前的一个问题?
  宫鲁鸣:不是说准入制不好,但就美国NBA的例子来说,他们固定30支球队没有升降级的这种制度,在全世界来说,实际上并不是普遍的例子。
  其实,欧美的很多高水平篮球联赛都是有升降级的。希望大家能够把眼光放长远,不要沉迷于眼前的一点利益,要把联赛引向良性的方向去发展。
  培养多元人才的篮球学院
  记者:可以谈谈您现在的工作吗?
  宫鲁鸣:从国家队教练员岗位退下来时,确实有一些CBA的俱乐部找过我做主教练,但当时我刚刚退下来,继续当主教练的话还真的有点累了。
  我就想在退休后能够继续做与篮球文化和青少年培养有关的事,而当时安徽文一俱乐部就和我达成了一致,文一希望立足长远,培养年轻人才,也希望建篮球公园、篮球学院……这些想法和我不谋而合。
  所以,现在我在文一俱乐部做一些管理方面的工作,也有篮球文化、青少年培养等相关事宜。
  记者:可以谈谈您对篮球学院的设想吗?
  宫鲁鸣:现在国内的篮球人才还比较缺乏,不仅仅是运动员,包括专业的从业者、市场运营者,甚至球探,这些岗位都很缺乏……
  我想的是建一个篮球学院,培养篮球以及相关产业的人才——目前还没有一个基地、一个单位在做这么一件事。
  我们希望整合各方面的资源,包括政府、社会和媒体的,构建一个从幼儿园、小学、中学到大学的发展体系,这需要我们一步步探索。
分享到: